一剪春韭鲜

上学时就非常喜欢杜甫的诗。特别是那首《赠卫八处士》中的句子: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”。诗人丰富的联想,让春天的味道更浓了。“正月葱,二月韭”这是《本草纲目》里的记载。初春时的韭菜不仅嫩而且鲜,令人吃上一口,回味无穷。北宋的大文学家苏东坡说,渐觉东风料峭寒,青蒿黄韭试春盘。六朝的周颙终年常蔬食,文惠太子问其蔬食何味最胜?周颙赞曰:“春初早韭,秋末晚菘。”《山家清供》中也有详细的记载。特别是《诗经》中更有“献羔祭韭”一说。

韭菜也可被称之为“春季第一菜”,春天的第一剪春韭,就像初春的风一样,极有诱惑力,唤起你沉睡的食欲。

记得小时候在乡下,每年的初春,母亲找了塑料还有一些竹弓子,将韭菜扣上塑料棚,这样,就可以提前吃到韭菜,因为塑料棚里的温度比室外的温度高,韭菜很快就舒展着娇嫩的身子长了起来。一片片整齐的叶子,绿油油的在初春时节,格外的显眼。一丛一丛的,水嫩嫩,细长长,煞是可爱。等到韭菜长得差不多的时候,母亲便会来到韭菜棚里,会割上一刀春韭,在厨房里,清洗干净后,放在菜板上细细切碎,再放入适量的剁碎的肉末、盐、姜末等,做成鲜美可口的馅,和好面后,便将我们都喊过来,包韭菜馅的饺子。等热气腾腾的饺子出锅,一家人便尝到了春天最美的味道,细细地品着韭菜馅的饺子,给我们带来的鲜香的味道,回味是那样悠长,而又令人终身难忘。一畦韭菜,是春季最生动的色彩,仿佛一首春天的小诗,轻快活泼,让人心生欢喜。

在北方,韭菜的吃法还有很多种,我最喜欢的就是韭菜炒鸡蛋,一次母亲对我说:“喜欢吃就要自己会做,这样,即便我不在身边,你想吃的时候,就可以自己做。”母亲一边给我做示范,我一边学。

母亲教我怎样先将把鸡蛋先摊成色泽诱人的蛋皮儿,然后再切成小块,放入春韭,最后一个步骤就是将鸡蛋与韭菜在锅里快速地翻炒几下,盛到盘子里。看自己做的韭菜炒鸡蛋,虽然没有母亲做的好,但毕竟是自己辛劳的结果。我仿佛看到一幅清新而亮丽的画,翠绿的韭菜,金黄的鸡蛋,不仅色泽好看,更是香气诱人。在生活还很清贫的日子里,一家人围桌而坐,喝几口稀饭,吃上一盘韭菜炒鸡蛋,在品尝其朴素的滋味的同时,那感觉已经不是在口中,而是在心头。

一畦韭菜,是春季最生动最鲜明的色彩,也是农家最易得的美味。母亲还给我们用春韭炒螺蛳、炒干丝、炒豆芽……韭香情浓,每做一样简朴的菜肴,母亲都投入无限的真诚和用心,韭菜的清香里,总能品出母亲给我们的百般疼爱与浓浓的温情。

分享至朋友圈



阅读 14581
3172